兔子洞

国剧产粮堆积号

【周翟】如何正确攻略一个兽医男友(中)

CP:周一围X翟天临

*现代都市轻喜剧,富二代体验生活保安X良家直男小兽医,私设如山海,写着自己爽。如有雷同纯属巧合。OOC都是我的。不喜慎入。三章完结。*


前文走(上)




周一围牵着那只哈士奇大摇大摆走进了翟天临的动物诊所,意料之中迎上对方诧异的目光。

“是你?”翟天临愣了愣,随即便认出了他。“原来你也养宠物?”

“嗯。才开始养。”周一围脸不红心不跳道。“向你来取取经。”

翟天临闻言笑起来,他眉眼舒展开来,“原来如此。”

似乎是职业习惯,翟天临一说起养狗,话匣子便打开了似乎再停不下来了。翟天临说了些什么周一围一概没有听见,他只顾着看他。翟天临说话的时候连他嘴唇上那颗小痣都变得生动起来,而且他有着一双很亮的眼睛,像是有星辰落在里面的亮,他瞳色偏又浅得像是琥珀,美好的让周一围再也移不开视线,翟天临的唇很薄,人们常说薄唇者薄情,周一围脑海中却不自觉地肖想自己真正含住那薄唇时候的感觉,那一定很甜,比这世上最甜的奶糖还有甜上千万倍。

 “……我说的还算清楚吗?”翟天临终于停了下来,看向周一围。

“清楚。”周一围才回过神来,忙点头道。

“那你挑几点稍微重复下给我听。”翟天临道。

周一围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兽医会来这么一招,整个人一愣,连忙举手投降道,“要不然你再说一遍吧。”

“从哪里还是没有听清?”翟天临又好气又好笑。

“从头开始。”周一围道。

“那你刚刚在干什么,在想什么?”翟天临装模作样板起脸道。

“我刚刚在看你。”周一围坦然道,“还有我在想,你怎么长的这样好看?”

翟天临闻言大吃一惊,连耳根都烧了起来。这个男人大胆至极,他的眼神是毫不避忌的几近放肆的热切,执着地像是想要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心似的。可是让他自己觉得惊讶的是,他听了这话居然一点都不生气,竟还有些隐秘的窃喜。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翟天临拉下脸来。

“我没有胡说八道,翟医生你的确就是长得很好看。”然而对方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辜嘴脸,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你!”翟天临的脸越发红的可疑,起身就要走,却被周一围一把拉住了手。

“哎,你别生气啊,当我没说,我们继续聊狗,聊狗。”翟天临看着周一围,对方笑的几乎可以称之讨好了。

“你再胡说八道我可就不客气了。”翟天临挣脱他的手,瞪了他一眼道,这才再次坐了回来。

周一围觉得有些好笑,他的小男孩似乎还有些腼腆,面对直球反应羞赧的可爱,他似乎并不知道他自己愠怒的样子在他眼里也格外有趣,周一围几乎又要忍不住自己坏心想要再欺负他一下。

其实吃惊的不只是翟天临,周一围同样也惊异于自己的改变。与他自知的不同,他倒也并非完全不会谈恋爱,尤其是遇到翟天临之后,在恋爱这件事上他几乎算得上无师自通了。恋爱仿佛合该如此,在合适的时间遇上一个合适的人,做想做的事。想到这里周一围咬了咬唇,强忍住笑意。

当然,恋爱这种事情急躁是大忌。周一围当兵这几年学到的东西不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后续的养狗教学进度缓慢,其中大半还是和周保安的“愚笨”有关。三番四次下来,翟天临也瞧出了些端倪,威胁道你再不好好听我就把你扔出去,我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了,却被反被对方反将一军,对方道那我经常来帮你啊。翟天临闻言险些被对方的厚颜无耻被气出内伤。

但是翟天临内心却也并不太抵触周一围。除了脸皮厚了些,周一围的确是个有意思的男人。男人只是比他大上几岁,阅历却比自己丰富的多。男人身材颀长,尤其是那双眼睛,其中仿佛蕴藏着许多深沉情绪,像是要把他的心魂都吸进去一般。男人举手投足却隐隐有种杀伐决断的魄力,这可不是一个普通保安会有的,可偏偏笑起来像吹皱春水的风,融化了原本冷硬的面部轮廓。男人从未提起自己的过去和家庭,这种绝非刻意为之的神秘感却让翟天临越发遐想联翩。

男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去,又是为什么选择了保安这个工作呢?

说起来男人似乎有段时间没有来了,也不知道他家那只哈士奇怎么样了。翟天临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百无聊赖用逗猫棒逗弄着一只小波斯猫,看着它蹿高伏低,咪咪地叫,放任自己思绪漫无边际的乱飘。

翟天临当然不会知道此时的周一围已经被家里那小家伙搞得焦头烂额。

 

三天后,周保安抱着那只哈士奇再度造访小诊所闯进了小兽医办公室。

那只原本生龙活虎的哈士奇此时却一副病恹恹的模样瑟缩在周一围怀里。翟天临看了眼周一围,男人脸色差的很,像是几天没睡觉的模样。

翟天临听周一围把情况一说,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各项化验做完了,他才向周一围道:“是得了细小。毕竟初到一个新的环境,小狗会有不适应的情况,免疫力下降,容易生病。不过也不排除你买的时候被坑了。”

周一围注意到翟天临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眼里有厌恶一闪而过。

“细小?”周一围问道。

“也就是犬细小病毒病。这种病幼犬的发作率更高。初期表现为发热,不食,呕吐,之后会腹泻,还好你送来的早,还是可以治愈的,若是再晚来几天就不好说了。”翟天临一边写病历一边解释道。“现在得隔离。”

“隔离多久?”

“得看恢复情况,最短也要一周。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不用担心。”小兽医抬头向他展颜一笑,周一围的心脏又漏了一拍。

周一围拿着病历去付钱,舍不得狗就套不到男朋友,这点觉悟周一围还是有的。

之后的一个星期,周一围隔三差五见缝插针地往诊所跑。虽然说他起初的确是想要借着养狗之名接近翟天临,却也并不希望眼前这种情况发生,心底竟生出种说不出的懊恼来。

翟天临将他的忧心忡忡看在眼里,只以为他这是因为没有照顾好狗狗而自责,便拍着他的肩膀柔声安慰了他几句。

 

翟天临做事认真负责,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几日,小哈士奇便慢慢好转起来。周一围的确没有看错,这只二哈的确是皮,病好之后就把险些把翟天临的小诊所给拆了,原本垫着的鸭绒垫子也被咬的支离破碎鸭绒满屋乱飞,精力过剩闹得翟天临头疼,于是打电话给周一围,让他赶紧领回去。周一围赶到诊所时候翟天临正追着狗满屋跑,一见他来了如遇大赦一般终于松了口气,扯了张旋转椅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向他点了点头。

周一围见此情形瞬间计上心来,于是干咳一声,强忍着笑向翟天临道:“那这样吧,我赔你的损失。”

翟天临一愣。“你怎么赔给我?”

周一围沉吟片刻,郑重道,“我把我赔给你。”

翟天临闻言噗嗤一声笑出来,揶揄对方道:“你把你赔给我又怎么样,你是会看门啊还是会撒娇啊?”

周一围一手撑住小兽医的椅背,微微低头看着他,又俯下身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要我会的我都会,你不要我会的我也会。”

男人的气声拂过他耳际,翟天临只觉浑身上下所有的血液都向着那只耳朵狂涌而去,男人身上沉郁的男香笼罩住他,让他无处可逃,他不自知地用力咬紧了嘴唇,眼睛也不知道看向哪里才好,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手中的钢笔几乎都要被他拗断了。

真是敏感啊。周一围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看着小兽医的窘态,低低笑出声来。此时凑得近了,可以闻到小兽医身上清澈干净的肥皂味,看到他因为微微颤动的睫毛和咬的发白的薄唇。

想要吻他。

这个念头来势汹涌难以阻挡像是潮水,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周一围猛地惊觉自己还是缺乏耐心的,特别是面对翟天临的时候。

小兽医的嘴唇果然很甜,甜的像是沾了蜜糖,甜的像是他这个人一样,周一围看见对方那双漂亮的眼睛中震惊与慌乱,心中竟生出一种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得意与兴奋。

翟天临被这个毫无征兆又毫无道理的带着侵略意味的吻弄得意乱情迷,半晌才想起要伸手想要推开对方,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

翟天临迷迷糊糊地想,这还是他的初吻,这到底算是个什么事。



——TBC——


*没养过狗,全靠百度和瞎编,如有BUG敬请见谅OTZ*

评论(3)

热度(40)